第2章 胖三

2019-07-16 16:20:58
89.90年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日本鬼子的科幻片,相信大家都看过,嗯,不错,就是几个脑残的日本人拍的那部《恐龙特急克塞号》。那部片中,任意一只怪兽的毁灭力量都不容小觑,可是比起现在摧枯拉朽的二奶奶,那还真不一定能赢。不疾不徐二奶奶已经穿越了好几道墙,一时间鸡飞狗跳,小孩哭大人叫,整个村子都笼罩在恐怖之中。这时,胖三拎着一把杀猪刀杀气腾腾的迎了上来!因为胖三是这部书的主角之一,所以也得费些笔墨,着重渲染一下。

胖三的真名叫铁蛋,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叫金蛋和银蛋,兄弟三个既没金银也没铜铁,由于父母过早离世,日子过的很是恓惶。弟兄三个,一对半光棍。金蛋和银蛋老实本分,三棒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老三长得倒是膀阔腰圆,虎头虎脑,天天跟着村里的一个老光棍靠给别人开杀坊为生。杀坊就是屠宰场的意思,说白了老三就是一个屠夫,一个年轻的屠夫。因为他才二十一岁。常年的屠戮生涯,使他练就了一副好体格,也造就了豪爽的性格。因为常年杀猪宰牛,使得他身上自然就染上了一股不小的煞气。村东的水泥厂,是一家民办企业,在选址的时候,因为老板是外地的,不知道下面就是村里古时候的乱坟岗,就把厂子盖在了上面。待到厂子运营的时候,却出了一桩恐怖的事情。当时,因为厂子的规模很大,工人自然不少,厂里就修建了职工宿舍,职工宿舍不小,三大间左右,屋里靠墙磊着一个大通铺,上面能盛二三十个人,即便倒班的时候,屋里也最少有个六七人。可是,到了晚上,却出了一宗邪事。

那晚,上下午四点的和晚上十二点的工人换班,屋里就剩下了六七个人,这六七个人要赶在明天八点上班,所以睡得是十分香甜。可是,夜里十二点多下班回来的十几个工人却发现,这六七个大老爷们竟然全睡在门外烧锅炉用的碳堆上,而且呼噜声声,睡得正死。还有一个更加玄乎,竟然在离地两三米高的梧桐树叉上睡着!而被叫醒的工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一个个愣在当地!后来也有胆大的,或自诩八字硬的犟着头皮和别人打赌,说敢在这个屋里睡一宿,结果也都是一个个在神不知鬼不觉间被抬了出来,还有一个一脸煞白的说竟然见到了脏东西,当人们问他究竟见到了什么时,那人却早已疯了!于是,鬼屋的传言就跑了出来。再后来,这间宿舍就一直没人敢住便闲置了起来。而老三铁蛋却不信这个邪,那天,树栋和几个工人给他打赌,说你只要敢在这个鬼屋里睡上一夜而不被请出来,就请他去馆子里大吃一顿,再加两条水上漂香烟,说是水上漂,其实就是荷花牌子的过滤嘴香烟,零售价七毛钱一包,在当时,除了干高档的石林香烟和中档次的灵芝香烟,就属这荷花的最受大众欢迎,当然,在当时大槐树的香烟也不错,不过才四毛五一包,是这些工人阶级的首选,可是既然是打赌,就得增加些砝码,有足够的诱惑力才行,更有人起哄,谁要是怂了就认对方做干爹!年轻气盛的老三可咽不下这个棒槌,当下就卷起行李进了那座早已废弃的宿舍……

那天晚上,是腊月的一个雪夜,没过脚面的雪,使得天气异常的阴冷。老三腰里别着他的那把杀猪刀,拎着两瓶山里人自己酿制的散白酒就住进了这间鬼屋。因为附近的村子盛产廉价的柿子,当城里人把柿子当做稀罕的时候,山里人却把烂掉的柿子整车地往沟里倒。过剩的柿子也就成了做酒的好原料,这一代几乎家家户户做柿子酒,一到冬天,整个村子发酵、馏酒的气味香馥四野,而馏酒的热闹也仅次于过年,往往是几家或十几家弄几口大缸,生火,制曲、出浆。多少人把兴奋、激动和友谊都掺进了这清洌洌的酒里!后来,58年大炼钢铁时,煮酒的锅被砸了,锅灶也变成了铁匠铺,酒缿子也风裂了,制酒的工艺也就基本失传了。当然,除了二爷爷活。每当这时,二爷爷就会叹气,唉,要是五老头活着就好了。五老头是一个老鳏夫,长得邋遢,可这人天生嗜酒,据说每天没五六斤酒下不来。也会酿酒。别人把酒能酿到六十八度,他能酿到七十八度。而且酿的酒回味长,又不伤头,是左近公认的把式。

胖老三把被褥打开,铺在大通铺上,又从怀里掏出一袋花生米,盘腿坐在褥子上,把被子披在身上御寒。喝一口,就一口菜的就开始了。屋里的灯很明,透过破损的窗户,木然地洒在门外的雪地上,折射出一片惨淡的白。

屋里的灯泡其实早已经坏了,这还是白天树栋等人专门给换上的。当然,他不是怕胖老三害怕才换上的,他没那么好心。他是为了在远处水泥厂废弃的高炉上能够把屋里的老三看得清楚。

已经过了十二点,一瓶酒也被老三消灭了近半。这酒是杀猪师傅老镰把为了给他壮胆用的,所以把自己陈年的珍藏酒贡献了出来。看的出来,老三和树栋打赌的事已经上升到村里群体关注的高度了。

老三这人是个苶大胆,从小就不信鬼神之说。他就信一句话,命大撞得天鼓响。自己从小父母双亡,人们都说是他的命硬,克死了爹娘。加上两个哥哥经常在外打工,从小也缺少管教,练就了一副铁胆,凶坟恶庙的什么也不怕,就连屠宰这折阳寿的事别人不做,他也抢着做。死在他手上这把刀的牲畜命,估计也有几百头了,所以这把杀猪刀上也充满了隐隐地煞气。

刚过十二点,胖三的眼皮在酒精的作用下渐渐粘滞起来,眼前的灯光也变的迷离起来。老三是个大胆不假,但也并不代表他是个粗人,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睡,要是真的有邪乎事,恐怕也就是一个打盹的功夫。胖三就这样的死撑着,唯一能使他清醒的,就只有酒的刺激,于是,他便不住的往肚里灌酒,可是他忘了,这是七八十度的柿子酒!等到一瓶酒基本灌进肚子的时候,灯忽然灭了。

在夜里,最能使人感到安全和温暖的莫过于灯光了。灯泡没有一丝预兆的闪了几下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死一般的无边黑暗。晕乎乎的胖三忽地警觉了起来,他知道,今夜恐怕真的不会平静了,他本能的抓起了身前的那把隐隐泛着白光的杀猪刀。屋外,有白雪的映照相对比屋里要感到还要有安全感。此时,胖三感到自己的周边仿佛有无数双贪婪的目光紧紧地擢住了自己,自己身上的汗毛刷的就竖了起来。汗毛,是人身上最灵敏、最能感应到外界危险的东西。往往在危险或恐惧来临的时候,最先向人体发出指令的不是你的大脑,而是汗毛!

胖三尽管是个大胆,可在这无边的暗夜里,也是感到了一丝恐惧。他刚想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竟然发现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他用力地咳嗽了一声,一来壮胆,二来是向远处高炉上的树栋等人证明,自己还在,还好好的在。

胖三大声的说道,好酒啊,真他娘的带劲啊!一边说着,掏出怀里的火柴,曾地划了一根。

就在这灯豆之光的一闪之间,胖三竟然看见,在墙角里竟然蹲着一个人。一个老头,衣衫褴褛,披头散发,从散下来的长发中,两道贪婪的目光紧紧地向自己射来,那目光尽管贪婪,但还隐隐有些恐惧。

饶是胖三胆大包天,如今见着正主儿也不仅吓得大叫一声,一哆嗦早把手里的火柴扔了出去。火柴的突然熄灭,更加使得眼前难以适应这黑暗的环境。胖三现在只想赶紧跑出这诡异的屋子,至于打赌什么的他可不在乎了,保命要紧啊。可他离门口的距离远远超过那老头离门口的距离。他要是到了门口,就等于把自己送到了老头的身边。胖三,刷地把杀猪刀横在了面前……

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

小说排行榜

首页

男生频道

女生频道

排行榜

第2章 胖三每逢佳节胖三斤完整版每逢佳节胖三斤图片逢年过节胖三斤表情包每逢佳节胖三斤下一句每逢佳节胖三斤搞笑对每逢佳节胖三斤神回复过节胖三斤图片过节胖三斤怎么办胖三斤明显吗又胖了胖的快瘦的也快的原因夜狼胖三主播胖了的图片逢年过节胖三斤说说发胖的句子夜映胖三微博叫什么每逢佳节胖五斤每逢回家胖三斤